六月29日,凌晨胡思乱想

睡不着胡思乱想,想到哪说到哪

今天上午八点多,室友喊我一起出去吃东西,本来准备吃碗面,出门发现小饭馆已经开门了,索性炒了两个菜,坐店里吃了.

吃饭的时候闲聊瞎扯扯到男女朋友的话题了,仔细讨论了下

我一向是觉得处男女朋友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作为一个懒人一个人过日子就已经挺麻烦了,找个女朋友就得花费精力去维护这个关系.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感情危机,相互猜忌.在我一个死直男看来花精力去谈恋爱就是不怎么划算的买卖.

我记得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在霍华德的婚礼上致辞:“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或许是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

我是自我感觉我给自己的快乐很足够了,可能是真的不太需要有个人陪伴.

 

室友说他想找个女朋友,我说你找女朋友是为了生理需求,还是心理需求

要是生理需求的话,自己DIY也不是不行,为了这个耽误姑娘几年也不太合适,大不了出去嫖.婚前来了兴致去嫖个几次可能还没有找女朋友之后在女朋友身上花的钱多.

要是谈心理需求,每天也是乐呵呵的,好像也不是个会空虚寂寞的那种.

这一谈好像是没得找朋友的必要了.

 

几天前转发了条说说,本来是调侃现在这些不靠谱的网恋的,大家也就当一个段子看完笑笑就好

没想到今天陈晴突然回复了

说实话看到这个回复的时候,心跳突然变快,自己都听得到扑通扑通的声音

虽然我一向称自己是个死直男,但是好歹无视过好多若有若无的暗示.

晴是个可爱俏皮的女同学,但是也不是爱开玩笑的那种,这一句突然搞得我有点鸡冻了

 

激动完了还是回过头思考一下,感觉可能也就是一句玩笑话.不敢随便乱想,下午看看视频没把这事放心上.

这会凌晨了,睡不着开始胡思乱想,又想到了这个事,反正睡不着,不如好好思考下总结下这个人

 

她是我进大学认识的第一个姑娘,15年入学军训的时候第一次集结.大家按男女生站好队,相互不认识也就没什么交流,带队的老师说,别都愣着啊,相互认识一下嘛.那时候她就在我旁边,转过身子面对我,”你好,我叫陈晴,来自湖北仙桃”.刚刚步入大学的我们都还略显青涩,穿着军训的军装,阳光洒在我们身上,帽檐下是带着点腼腆的微笑

后来军训期间,眼神有意无意会在她身上多滞留一会.她的队列面朝我们的时候,她脸上总带着笑,背对着我的时候,就经常看着她走正步的时候马尾辫左右摇摆.

再后来的相处也没怎么密切,也只是平时会一起上课,QQ也没怎么一起聊天.大一的时候有个室友挺喜欢她的,有天下午下决心去找她表个白,结果晚自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刚刚接受另一个男生的表白.这室友回来懊恼了几天,天天抱怨自己没早点表白,说不定就成了呢.

大二分班之后联系便多了点,有几门课要求做小组项目,我们就在一个组里,平时也会聊聊天,也变熟络了点.后来的机房课也经常挨着坐,上课就闲扯玩玩自己的.

去年差不多整个上半年,她都在很勤奋地攒钱,因为要准备去北京旅游,男同学在北京接待.

十一回来才知道她俩好上了,知道的时候的感觉有点像是大一时候的室友,有点懊悔.其实也不是那么悔,毕竟一直也没抱着在一起的想法,只是很有好感,挺喜欢这个姑娘的.当时还记了个便签

再后来,好像是不知道怎么分手了.今年开始特别喜欢健身,减肥塑形.也可能以前就喜欢健身我没发现吧.等什么时候无聊了去她空间看下

对了,说到空间,她的小心情都记在空间留言板里,给自己留言记录心情和日常.

 

闲扯这么多,总结一下

是个好姑娘,漂亮,可爱,上进,善良温柔,也不是那种挺”花”的类型

反正各方面就是很喜欢的类型

 

收回话题,这个说说的回复,确实让我有点开心.至于是不是开个玩笑不重要了,暑假她应该也留校,到时候约她一起学习,一起出去转转吧.不过暑假这么热,估计也不怎么乐意了哈哈

联系到开头说的那些,我只想说一句

“真香”

 

 


关于开头提到的”嫖”这个话题,个人观点是性这方面,虽然不是生存需求,也算是人的重要基本需求之一了.嫖这种事,一方愿卖一方愿买,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人家买或是卖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个人选择吧

↑这段只是个人观点

 

一个无聊写了一千六百多字了,不写了

关于网恋的有时间再写吧,懒得写了 XD

还有一篇糯米姐姐的,先挖个坑以后再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